Eccentric°

《光影游戏》bl第二章

《光影游戏》2

       亚尔维斯看着自己手背上的图腾,他如今已经4岁了,大家对他的嘲笑欺负也逐渐变成了冷落和无视,几乎每天都有光在牺牲,事到如今,他不会觉得那些光可怜,他只是在担心,8年后,他能挥动断济刃杀掉影并且保证自己不受到伤害吗?他望向自己手上被磨出的茧,该训练了,他起身。

     他记得这把断济刃的来历,是一个叫玛莎蒂的女孩给他煅的。

     “这样,把铁烤红,打出自己想要的形状,重复敲打,细化,然后放进冷水里面,再打磨,就好了~”玛莎蒂手上不停的教他如何锻剑,他点点头,好奇的看着玛莎蒂敲打着剑,对他来说,玛莎蒂是一个经验十足的好姐姐,教给了他许多他从来都不知道的事情。在玛莎蒂12岁那年,影找到了她,于是,她们开始了第一次对决。

       这个世界,有一个每个人都知道的规则。世界分为俩个阵营,光和影,俩个阵营分别有一对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双胞胎的其中一个,一个为光,一个为影。在12岁之后,他们之间会进行残杀,一年之内没有进行斗争,会被系统抹杀,残杀会直到其中一个人死亡……胜利的那个人,会由系统送向地球,在光影间流传的地球,是一个美丽的蓝色星球,是他们唯一向往的地方,据说在那里,只有幸福和快乐,在被渴望着爱的光影心里,无疑是他们拼了命都想去的地方。其中还有一条规则,光影12岁前禁止斗争,大概是为了给他们成长的空间吧……

        “所以,找我什么事?”玛莎蒂警惕的摸住自己的武器——一把飞刀,以防对方突然动作。对方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微闪的银光让玛莎蒂侧身一躲,成功躲过,凝神一看,是一把匕首!啧,来暗的!玛莎蒂往衣服里掏出几把飞刀扔向对方,第一次战斗显然让玛莎蒂有点紧张,几把飞刀都没有伤到对方一丝一毫,又要过来了!玛莎蒂一蹬,跳上旁边一块大石头,趁机朝着对方所在地方扔出几把飞刀,扔没扔中已经管不着了,她的额头微微冒出几滴汗,影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条长鞭,打向玛莎蒂,玛莎蒂躲避不能,活活挨了一鞭,嘶……疼痛的同时,抓住长鞭,转了个身,并从侧身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插在对方右手臂上,对方叫了一声,明显是疼到了,但玛莎蒂没有时间管这些,正准备拼命的时候,影转身逃了…………算你好运!玛莎蒂嘴硬怼了一句,便也回去了。

        “你这……”亚尔维斯看着那一片紫红,在玛莎蒂白皙的手臂上显得恐怖,亚尔维斯边叹气边抱怨着给对方上药。

        “大人的伤痕都是荣耀~”玛莎蒂开着玩笑,果不其然被亚尔维斯惩罚了一下。

         亚尔维斯加重拭药的手,笑到:“是吗……?嗯?”

         “嘶……疼!轻点!”


原创《光影游戏》第一章

《光影游戏》

“叮——你好,我是系统029,欢迎来到光影游戏~

目标:杀掉影。”

影吗?

那么我就是光了吧


第一章,

“玛莎蒂!还给我!那是以后要来打败影的武器!”一个横扑落空少年显然有点不耐心,“玛莎蒂!”少女坏心眼的笑笑。“你抓到我就还给你~”他是这个部落里最后诞生的光,在他诞生后不久……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发出警告,这个世界开始崩坏……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身为世界崩坏前最后一个诞生的光,大家都认为是他哪里有问题,才会导致世界崩溃,尽管他只是一个孩子……随着他越来越大……6岁,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因为环境,他不由得也思考是不是自己的错,是不是自己不诞生,大家共同的世界就不会被毁灭……最后的结果都是他痛苦的蹲在角落,大叫着:不是我的错!……明明不是我的错!独自一人哭着,哭到难受,哭到头晕,哭到睡着……他摇摇头,怎么又想起了……“亚尔维斯……?”玛莎蒂试着叫醒他。他愣了愣,回答到

“我没事,不用担心。”

“……”玛莎蒂显然知道他在想什么,聪明的她乖乖把武器还给了他

“你这种武器才打不赢影呢!”

“嗯……”亚尔维斯握紧自己手中的武器,他能怎么办?他毫无依靠,能保命的也只有手中的这把破破烂烂的木头做的武器。

玛莎蒂瞅了一眼少年,扭头别扭的说:“我也不是不可以帮你做一把……”玛莎蒂是一个11岁的少女,有了一定的经验,锻一把刀着实不是什么难事。

“真的?”亚尔维斯望向玛莎蒂,眼里满满的都是希翼。玛莎蒂显然有点招架不住。

“真的真的,一把剑还不简单,绰绰有余。”

“谢谢!!!”

“……我知道啦…”


“切,不过就是个垃圾,新出生就导致了系统故障,恶心,别挡住我的路。”影们聚在一起,肯定又在……文森特皱皱眉,前往人堆,一个影倒在地上,身边有个影狠狠用脚踩住了他的手,“喂!快给我让开,我可不想让垃圾脏了这条路!”说完又使劲加大了力气,身下那个影发出闷哼,踩着别人的手却要人家让开,这算什么事啊!文森特有点看不下去了,刚准备开口……

“呵,这年头感染品也敢随便骂别人了?”只见倒在地上的人眼里闪过一抹恶狠,然后猛的站起来,踩在他手上的人没有反应过来,就快要倒下,希瑞特斯反手抓住他的脚踝,拉了回来,另一只手抓住一边影手里刚刚用来擦地板的抹布塞进欺负他的影的嘴里,冷笑到,:“好吃吗?下次再请你吃?”围观的影被吓到了,一溜烟全都不见了,文森特看着希瑞特斯,吞下一口口水,离开了,那个欺负人的影不见了,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不过大家都知道,希瑞特斯不好惹……

希瑞特斯看着自己的手,如今没有人敢欺负他了,光吗?用这双强大的手扭断你的脖子,就是对你的尊重吧~


对不起哈哈哈哈哈